几人只是和地火龙摇摇相望,他们不再深入,这头地火龙也就不前进,只是守护他身后的岩浆湖泊,嘶吼警告南风几人。书迷楼www.shumil.com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精血,是一个生灵生命最精华的部分,就相当于一位生灵的性命,溶血武者,身躯内的精血,一般只有六到八滴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,只要付出一滴精血,溶血武者就相当于丢了六分之一的性命。

    所以,羽凡和羽天此时的表情,无可厚非......

    “金志兄弟,你有什么话,就直说吧!”沉声一会,羽飞说道。

    “诸位,那湖泊中,不用我说,相信你们也知道蕴含着什么东西,这对于我们来说,是一场可遇不可求的大机缘。”

    “精血,对你们很重要,这我知道,但是这龙血机缘,对我们来说更重要,一旦我们成功,所收获的绝对比付出的值得数倍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想请诸位考虑清楚,再有十滴精血,又不是让你们全部付出,我们两队,各自付出一半,也就是五滴精血!”

    听见金志此话,羽飞三人陷入了沉思。因为南风这一队,就是他们三人是溶血八品,精血肯定是要他们付出的。

    要龙血,还是要自身精血,他们陷入了挣扎。

    “金志,我们先想知道你击杀这头地火龙的底牌是什么?”下一刻,羽凡问道。显然,羽凡的心已动。

    “你们请看!”听见羽凡的询问,金志只是说道。

    然后,其伸出右手掌,血红的灵气泛起,迅勾勒出一座复杂的纹路阵法。

    “这...这是阵法!你是一位阵法师!”看见这一幕,羽飞几人都是震动说道。

    阵法师,地位虽然不像铸器师和炼丹师那么尊贵,但是也差不多,因为阵法师能够提前刻画出阵法,以一敌百都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并且,很多势力,家族的底蕴建造,都是离不开阵法。

    一般情况下,在同等境界中,阵法师都比铸器师还要强大。

    “在下不才,正是一位中级阵法师!”金志略带一丝高傲说道。

    “中级阵法师么!”南风心中微微道,对于阵法师,他也是有一定的了解。

    阵法师从低到高,有低级阵法师,中级阵法师,高级阵法师,分别对应炼皮,溶血,猝骨之境的武者。

    当然,在高级阵法师上,还有更加强大的王级阵法师。

    “看来,这金志也是一位不好对付的角色,接下来必须多加心了,也幸亏,他不知道我的战力。”南风心中分析,警惕之心更加增强。

    “我手中的这套阵法,为中级高等阵法,叫做屠血阵,只要刻画成功,足以诛杀溶血九品的生灵,只不过条件很苛刻,就是需要武者精血的支持。”金志说道。

    “十滴精血,也仅仅只是能够催动这阵法半个时辰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就算我们付出十滴精血,也只有半个时辰的机会了!”羽凡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!若是诸位不愿意,可以离开,我们几个另找他人,相信会有其他人愿意冒这个险的。”金志说道。

    此刻,羽飞三人再次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“两位师弟,我付出三滴精血,你们各自一滴可好!”羽飞显然不想放弃,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听见羽飞的话,羽凡和羽天两人没有说话,相互对视一眼之后,他们身上的血气就是泛起,立刻,在他们的眉心之处,各自涌出了两滴精血。

    随即,两人的脸色直接煞白,并且气息萎靡,好像已经丢掉了半条性命。

    “你们....”看见两人这样的做法,羽飞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飞师兄,你刚刚突破溶血八品,若是损失太多精血,恐怕对你的境界不好,所以你就承受一滴吧!”羽凡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才是真正朋友和族人!”看见这一幕,南风心中说道。再想想他当初的兄弟,朋友,一切只是扯淡罢了。

    .....

    随即,羽凡的目光看向了金志。

    立刻,金志就是对身后的三人点头,而那三人没有犹豫,立刻凑出了五滴精血。

    “这么果断就是拿出精血,这金家四人,是真心还是假意!”南风心中微微道。不是南风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而是在这弱肉强食的武道世界中,任何时候多一个心眼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金志承诺,不会让诸位的精血白费的。”收起十滴精血,金志重重说道,而后,直接在此地开始刻画阵法了。

    只见,其双手结印,一道道的血色纹路从掌心而出,没入四周空间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,持续了大约半个时辰,才是结束,而后金志也是把十滴精血没入了其中。

    “一切准备就绪,请诸位退后,看我如何斩杀这头畜生!”此刻,金志很是自信说道。

    听见此话,南风几人也是退后。

    没有损失精血之前,他们就不是这头地火龙的对手,何况现在。

    只见,金志直接大摇大摆的向那头嘶吼的地火龙走去,当走到一定范围之内后,那条地火龙直接动进攻,张口一吐,一团烈焰火球就是向着金志席卷而去。

    只是感受这团烈焰火焰的威能,就能够知道其足以毁灭数位溶血八品的武者。

    金志自然不可能硬碰硬,只是不断躲避进攻,要彻底激怒这头地火龙。

    几番辗转之后,这头地火龙彻底被激怒了,而金志自然而然的就是把这头地火龙引到了提前布置好的阵法中。

    立刻,整个空间就是泛起了血色纹路,那十滴精血,正好分散十个方向飘散。

    “屠血之阵——屠血爪!”

    下一刻,金志暴喝,血色纹路开始变化,不断吸收空间中那狂躁的火焰灵气,更是融合十滴精血,化作成一道血色利爪与半空。

    并且这时候,金志自己还是贡献出了一滴精血,如此情况下,这屠血爪中,就是融合了十一滴溶血八品武者的精血。

    而屠血爪上面散的巨大威能,也没有让南风几人失望。

    下一刻,弥漫血腥的屠血爪,笔直向着那头地火龙撕裂而去,愤怒中的地火龙,早已不管那些,再次喷吐最强烈焰之球,与屠血爪碰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