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老爷子转过头,看见夜盛霆的第一眼,脸又垮了下来。
  真是看见他就有气。
  倔得跟什么似的,打他也没见他眨一下眼睛。
  最气的是,到现在也不知道他是真改变主意,还是假的。
  直到看见跟着夜盛霆一起进来的沈安然,他脸上才浮上几分笑意,“安然,刚才的事你别放在心上,爷爷也不想吓坏你。”
  “爷爷,我没事。但是……”沈安然想起夜盛栩的话,没敢将解释说出来,生怕被爷爷以为他们两个都不要孩子,“总之,您打也打过了,这口气就算出了吧。”
  这哪是出口气的事,他是表明态度,怕夜盛霆又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来。
  夜老爷子抬起眼看向没说话的男人……
  真是仗着有媳妇儿帮他说话。
  谢清欢将刚才没说完的话咽了下去,垂着眸子从床上坐起身,故意将手上的那只手往后挡,脸色苍白的扯出一个笑,“安然,他没事吧?刚才事情太突然了,我什么也没想,不知道是不是给你们添麻烦了。”
  “我没事。”夜盛霆黑眸平静,与他语气一致的毫无波澜,“你好好养伤。下次这种事,你不必这么大惊小怪,打伤你,爷爷又要懊悔。”
  谢清欢微低着头,“对不起,刚才是我太冲动了。不过,爷爷刚才已经答应我,不会再动手了,没有下次的。”
  听夜盛霆提到下次,夜老爷子心里又急又气,“你什么意思,还有下次?你还想去打掉安然的孩子?”
  “没有。”夜盛霆看着夜老爷子激动的样子,眉宇也掠过了一抹无奈,“爷爷,我保证。”
  “你的保证有屁用。”夜老爷子冷哼,“你前不久还说马上要孩子,结果呢?”
  说谎都没人看得出。
  沈安然对他们爷孙的争执,也无力解释。
  视线一转,看向谢清欢,她抬步走上前,“你的手还好吧。”
  谢清欢轻摇着头,手仍然是背在身后,“我没事,你们放心吧。安然你千万不要误会,刚才的事,我只是……”
  “我知道。”沈安然弯着唇角,“爷爷说过的,你就像他妹妹一样,一起长大,感情很好。我没误会,如果挨打的是夜盛栩,你也会这么做的吧。”
  谢清欢脸色更苍白了一刻,“是……”
  “而且不管怎么说,爷爷也是因为我的事发脾气,整件事都跟你没关系,结果害你被牵连。”
  谢清欢咬着下唇,唇色发白。
  “所以,不来看看你,我也很不安。你一定要好好养伤,我下次再来看你。”
  夜老爷子也是松了口气,看到沈安然没什么芥蒂的表情,安下心。
  生怕刚才的事让他们之间有什么误会。
  毕竟上回,夜盛霆就说沈丫头还因为什么以为他不爱他就能闹脾气生气呢……
  女人的心思真是难猜的。
  现在怀孕了,更不能随便误会。
  “安然,你能这么想爷爷就放心了。”
  谢清欢手使劲的攥着被单,挤出笑,“你没误会就最好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