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月的独栋别墅外,除了那几个青衣老道以外,还有四双鹰隼般的眸子冷冷的盯着。 是四个身穿黑衣劲装的男子,为首一个额头上纹着一只孤鹰,双眸也‘露’出了血红的神‘色’,显得分外狰狞‘阴’厉。这一群人不是别人,正是上一次刺杀冷冰霜失败的孤鹰组织。

    不仅仅华清‘玉’的人找到了杨元,就连这些孤鹰组织的成员也同样找到了杨元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这么猖狂,竟然在医院外摆摊那么久,我们跟踪他一天了,也没有看到冷冰霜的下落。倒是这小子‘艳’福不浅,这时候一起住的又是一个美‘艳’的‘妇’人。”

    一个黑衣男子‘舔’了‘舔’嘴‘唇’。他刚才的目光一直落在了秦月的身上,看着秦月那丰腴曼妙的身段,很是心痒痒。根据他多年的经验,那一个少‘妇’是一个尤物。玩起来,一定很爽很爽!

    “冷冰霜受了惊吓,暂时肯定不会再出现了。为今之计,我们只有抓了这小子‘逼’问一番才可以。老七,你在这里蹲点守着。等到晚上在行动。老八,老九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这血鹰冷冷命令完后,便转身离开。而两个高大魁梧的黑衣男子跟在了身后,留下另一个黑衣男子在附近蹲点着。继续牢牢得盯着杨元。

    一次任务,竟然还损失了一个狙击手,这对于孤鹰组织来说,绝对是一个无法估量的损失。而杨元,已然成了血鹰必杀的目标。不论杨元是不是知道冷冰霜下落的唯一人选,就凭着杨元让他们孤鹰组织损失了一个狙击手,这个杨元就非杀不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杨元并不知道自己已然被两伙人给盯上了,他只觉得秦月这一栋别墅真大真豪华。仔细算算,这光是这套别墅,秦月就应该有了千万的身价吧。

    “大师,今天麻烦你先在我家里将就一晚上,等到喃喃彻底没事了,我就带你去帮我朋友家看病。”

    这美少‘妇’秦月看向了杨元道。

    秦月的心思,杨元倒是清楚。毕竟喃喃现在好了,不代表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发生。她留着杨元在家里一天,也是为了方便照顾喃喃。也怕喃喃的病情会出现复发什么的。

    “好。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杨元点了点头。话语平静,简洁。

    随后秦月便领着杨元去了三楼的一个套间,三室一厅,全都由杨元一个人住。至于秦月则是带着喃喃住在了二楼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过去了一天,赚了十万,如果秦月说的属实,应该在明天治好那个病人之后,就可以得到一百万,买回来小炎‘花’了。

    杨元并没有住在套间内,而是直接上了天台,盘‘腿’坐下,静静打坐修炼了起来。修炼原本便是一件单调乏味的事情,如果不能坚持下来,忍受一切寂寞,根本不可能大成。

    杨元几乎是争分夺秒,利用一切自己可以利用的时间进行修炼。现在这个时间,他当然也不会放过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妈妈,我想上去找哥哥玩。”

    夜晚,躺在了秦月的怀里,喃喃嘟着小嘴道。不知道为什么,原本怕生的喃喃对杨元却有几分亲切。

    “不行。太晚了,哥哥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秦月搂住了喃喃在怀里。她们两人都穿着白‘色’的睡衣,宽松,秦月一手拿着一本书,一手抱着喃喃。长长的秀发垂落了下来,让她显得有种恬静温婉的美。

    单薄的睡衣遮掩不住她丰腴的身段,一双修长的大‘腿’‘露’了出来,雪白笔直。生完了一个孩子的她,身材反而更加圆润有致了,一颦一笑,都带着成熟‘女’人独有的风情。

    其实如果不是为了小‘女’儿喃喃,秦月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带着一个陌生男人来到自己家里的。事实上,自从亡夫死后,她就从来没有带过一个男人进来了。这一次实在是迫不得已了。

    房间的‘门’,已经被秦月给紧锁住了,而她的‘床’边也放着一个小巧的防狼电压‘棒’,能够瞬间放出电压五十万伏特,就算是野猪也能打晕了,威力很大。这个防身用具,秦月一般不拿出来的,只是今天情况有些特殊,她就提前放在了‘床’边。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嘛,小心一点总是没有错的。虽然她感觉杨元不是那种人。

    “那我好无聊哦。”

    喃喃嘟着小嘴。只好拿起了旁边的一个小狗熊玩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秦月都是和喃喃孤儿寡母生活在一起的。喃喃‘性’格比较孤僻,又怕生,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秦月才没有再婚。此时看着喃喃这嘟着小嘴的忧伤模样,秦月就是一阵心疼。然后将喃喃搂入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乖,有妈妈陪你,喃喃不无聊。”

    秦月将喃喃搂入了怀里,爱怜的亲‘吻’着她的头发。前几天出了那样的事情后,她以为自己真的要失去喃喃了。而现在喃喃终于清醒了过来,这种失而复得的感觉,让她倍加珍惜喃喃。抱着喃喃在了怀里,都不忍松开了。

    夜‘色’越来越深了,一对母‘女’这样温馨恬静的相处在了一起。但是却并不知道危险正在悄悄得靠近他们。

    血鹰四人不知道何时潜入到了别墅之外,使了个眼‘色’,一个黑衣男子腰间掏出一根绳索,用力一扔,直接窜飞上了四楼的天台!

    绳索之上的铁钩,用力一拉,死死抓入了墙壁缝隙里,这黑衣男子使劲拉扯了几下,看到没有问题。向着旁边一男子使了个眼‘色’。

    “老九,你上!”

    一个叫老九的黑衣男子抓住了绳索,马上窜了起来,一脚踹在了墙壁上,两手拉着绳索,倒立着在墙壁上爬行了起来,动作敏捷,就好像一只猴子!轻巧,迅速,一切都显示出了他们的干练和娴熟!

    而其余三人,包括这血鹰老大则冷冷的站在了下面,等待着上面的动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台上静坐之中的杨元,突然间眸子睁开了来,眼眸中隐隐有‘精’光闪烁。这血鹰三人神不知鬼不觉,想要攀爬上来,可是杨元的听力何等惊人。这三人一来到别墅之外,杨元便已经知道了。

    这一个叫老九的黑衣男子疯狂往上爬着,他是训练有素的杀手,这种攀爬对于他来说根本就是小意思而已。

    三下两下,他就像一只猴子一样窜了上来。 这老九一落上来后,看了看周围,一片空‘荡’‘荡’的,没有半个人影。

    “老大,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这老九确认没有问题后,刚要回头说话,谁知道突然脖子一冷,就被人给捏住了。这老九想要说话,但是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来。看着此时出现在面前的杨元,脸上‘露’出了惶恐莫名的神情,他没有想到杨元居然会在这里等着他。而下一个刹那,杨元一用力,一声卡擦的声响传了过来,这个老九就被杨元捏断了脖子,瞪大了不甘心的眼睛,一命呜呼!

    杨元将这老九的尸体,轻轻放倒在了地上。他不想‘弄’出太大的动静,因为这样会影响到楼下的母‘女’睡觉。然后杨元转身,从另一边下了天台。这一切静悄悄,楼下的人根本不会听见。

    “怎么搞的?老九还不‘露’面。”

    在下面蹲点了片刻,血鹰旁边的两个黑衣男子就有些不耐烦了。他们做这种暗杀的事情,也不是第一次了。老九也是轻车熟路的,怎么现在这么啰嗦了。大半天都没有反应,一点也不像老九的作风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不会是潜入那少‘妇’房间里鬼‘混’去了吧。”

    一个黑衣杀手‘舔’了‘舔’嘴‘唇’道。在今天跟随杨元的时候,他的目光就一直落在了秦月的身上。对于秦月那丰腴的身段,浑圆的屁股,可是念念不忘。他发誓,待会拿下杨元后,一定要好好享受一下那个丰腴少‘妇’的滋味。一个丰腴到滴水的少‘妇’,要是真玩起来,三天三夜他都不觉得腻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老九像你啊。死‘色’魔。不过干完这票,我们是真该拿个‘女’人好好享受一下。”

    先前那一个黑衣杀手道。两人都是压低着声音的,倒也不用担心被人听到。而在两人小声说着的时候,中间的血鹰神‘色’却是凝重无比。突然间,他脸‘色’一变,猛地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这血鹰仿佛感觉到有危险到来,下意识转身而去。这时候,一枚石子擦着他脸庞而过,带起的风声,刮得他脸颊发疼,好似被刀割过一般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几乎是在同一时刻,身旁发出了两声凄厉的惨叫,然后两个‘色’眯眯谈论着‘女’人的黑衣杀手瞪大了眼睛,扑通栽倒在了地上。在他们的头顶,豁然多了一个血窟窿‘洞’,深深的,鲜血疯狂涌出!两人是瞬间毙命,死得不能再死了!

    而这血鹰脸‘色’也是一变,转过身去,看向了一个‘阴’暗处。那里一个‘挺’拔削瘦的男子冷冷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杨元没有想到这一个杀手老大居然躲过了自己那一招,神‘色’微微诧异,不过还是很快走了上来。

    一个杀手而已,就算再有手段,也不可能和修真者相比。杨元看着这血鹰,就好像看着一个死人一般。

    说:

    这是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