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认认真真地回复一条:感谢陆学长的指导,物理满分!总分:574!没能超过你,高考继续追你!(调皮)

    拳击馆里,穿着黑色背心,一身热汗的陆小滚,看着她的回复,嘴角上扬。

    不远处陪练的叶一木同学**着上半身,双手戴着红色拳击手套,瘫坐在沙发里,累成狗似地大喘气。

    另一张沙发里,穿着黑色背心,短裤,依旧道姑头的陆小舞正接过小白菜送上的脉动。

    她和小白菜一组练习。

    “哎呦喂,你们瞧瞧,那骚包!居然在笑诶,特喵的,丫都没对我笑过!”小木头看着不远处正在发微信语音的陆小滚,酸溜溜道。

    他用了一年时间也没能查出滚爷的女朋友究竟是谁!

    丫保密工作做忒好了!

    陆小滚修长的手横扣着手机,手机收音孔位置贴在唇边,嘴角勾着笑,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发完语音后,丢掉手机走向拳击台,冲台下的小木头勾拳。

    叶一木同学不情不愿地上台,不一会就被他打得抱头,不停地躲。

    “没劲!小白菜!你来!”一头热汗的滚爷嫌弃地瞪了小木头一眼,冲小白菜道。

    比起小木头的“不求上进”,蔡予白同学还是非常有斗志的。

    这些年,蔡首长耳提面命最多的一句就是:

    “在陆战戈面前,你小子甭给老子怂!他爹是你老子手底下的兵!明白么?!必须干过他!让他爹陆北骁心服口服!”

    蔡予白同学每次都想问他老子一句:“如果我要娶他闺女呢?”

    但又不敢,怕被他爹neng死!

    “小白菜!给姐争口气!干死他!”台下的陆小舞双臂抱胸,胳膊肘往外拐道。

    谁知陆小滚却道:“对,把这几年老蔡同志教给你的看家本事,全抖出来!”

    强者从来都是希望对手更强,这样才有劲!

    小白菜也就真没客气,而且,陆小舞在台下呢!

    两个头相当,实力相当的少年在拳击台上PK,不一会惹来很多人围观。

    林杨走到一旁,才悄悄打开语音,贴在耳边。

    “客气!暑假没什么打算的话,我可以帮你预习高中物理!但不是无偿的,等你高中毕业,再跟你算账,怎样?”

    耳边是他轻柔而磁性的嗓音。

    有偿?

    他的课贵不贵啊?为什么是高中毕业算账?

    和小白菜打得不分输赢的滚爷,满头热汗背靠着拳击台围绳休息,健硕胸口大幅度起伏。

    “陆大少,您有一条微信消息!”小木头狗腿似地,捧着手机,到了滚爷身边道。

    滚爷黑眸盯着他,不用猜也知道,这贱人刚刚一定试了他手机密码!

    指纹解锁后,听着她发来的语音,他的眸色深浓,对着收音孔低声道:“小笨蛋,我不是要收你的钱……”

    滚爷:我是要你的人,偿我。

    林杨后来问他究竟怎么偿,他到底是没告诉她,这个题要留到她18岁再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下面请高二(2)班的林杨同学,上台发言!林杨同学是高二年级最新评出的学习标兵!”

    体育馆内,正在召开全年级大会,穿着白衬衫,扎着马尾的少女走上台。

    “卧槽,这妞正点啊!”高三数理化普通班的叶一木同学,透过体育馆大屏幕,激动道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很多不正经的男生都这么感慨。

    “林杨?好熟悉的名字啊……卧槽!这不是西瓜头吗?!丫头片子,女大十八变啊!”叶一木同学大爷似地坐在位子上,也不管班主任投来的严厉目光,继续评价道。

    大屏幕上,女孩扎着马尾,露出光洁的额头,眉如远黛,小巧的脸蛋上,染着自信微笑。

    哪里是当年那个看起来没任何存在感,小时候还留着丑丑西瓜头的小女孩?!

    “这颜值,这身材,绝壁能取代陆小舞成为新一届校花!不对,人成绩比陆小舞那渣渣可强多了!”天天打百花丛里过的花心叶大萝卜,继续评价道,他翘着二郎腿,抖着腿,“叶大少我决定,追她!”

    “叶一木,你认真的?人可是学习标兵!哪有工夫谈恋爱?!鸟都不鸟你!”一旁的男生附和道。

    叶一木同学一脸得意且自信,“还有哥们我追不到的女生?!”

    林杨站在台上,脱稿做着一小段简单的演讲,目光在高三年级人群里逡巡,并没看到某张脸,他大概两个月没来上课了,没告诉她去了哪。

    在全场热烈的掌声中,她鞠了一躬,下了台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林杨高中后就住校了,只有双休和放假才回大院,姜瑶瑶初三复读后,还是没能考上重点高中,去了风评很差的一所中学。

    她们现在几乎遇不到。

    金秋十月,到了首长楼附近,桂花香味儿扑面,一栋栋小洋楼沐浴在夕阳里。

    她刻意朝陆老首长家小院门口看了几眼,不见熟悉身影,心里微微有些许的失落。

    这两个月,陆学长他去了哪?

    倒是常常看到他妹妹和他好兄弟。

    就在林杨失神时,轻佻的口哨声响起,转首只见叶家的风流大少和几个少年走到了她跟前,他们刚打过球。

    冲她吹口哨的正是叶一木。

    “林妹妹,放学咋这么晚啊?”叶一木同学走上前,一双桃花眼锁着她,扬声问,嘴角勾着笑。

    “叶学长!我去课外辅导班了!”林杨大方地回答,心想,他们平时也不熟啊,今个儿叶一木怎么这么主动跟她打招呼?!

    自从上次大会发言后,她就火了,最近只要一开手机,就有无数条微信好友请求,百分之九十是男生!

    “真乖啊,放学了还去上辅导班,难怪是学霸!很累吧?今晚跟着叶哥去玩玩,好不好?”叶学长弯着腰,看着林杨,双眼放电。

    “好你大爷!”正在这时,一道教人背脊窜寒的声音响起,紧接着,只见一只篮球从水泥地上弹跳起,刚好砸在了叶一木同学那一张花一般的俊脸上!

    林杨转身,只见两个月不见的陆学长,穿着篮球衣,脸色黑沉,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那边,叶一木同学被砸得鼻血狂流,“哪个不长眼的——”话音还没落,看到是滚爷,闭了嘴。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他砸他干嘛?!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猪年大吉!诸事顺利!先两千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