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娴娴爱慕的那个男人警惕性很强,也幸好陈歌在跟踪方面颇有心得,这才没有被发现。

    “他家在芳华苑小区吗?这里距离九江法医学院也没多远,还有公交车,他为什么要住校?”

    陈歌不敢跟的太近,他眼看着男人进入了三号楼。

    “又是三号楼,这不太像是巧合。”

    芳华苑小区三号楼二十四层就是怪谈协会的总部,这个男人偷偷摸摸跑到这里感觉很不正常。

    掐着时间,陈歌也进入了三号楼,他很清楚楼道内的布局,进去后假装是这里的住户,很熟练的拐向旁边的安全通道。

    他走到一半才发现,三号楼电梯门口并没有人。

    “那个男的没有乘坐电梯?”陈歌屏住呼吸进入安全通道,也没有听到脚步声,就在这时候,一楼某个方向传来了开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他就住在一楼。”陈歌侧身站在安全通道里,朝着开门声传来的方向看去:“3004号。”

    他记住了门牌号,缓缓走到那房间门口,耳朵贴在了房门上。

    屋内传来了男人打电话的声音:“姐夫?学校那边最近不安全,晚上老出事,我先在这你这边住段时间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不会把这地方弄乱的,你和我姐的东西我一样都不会碰,我知道这房子对你的重要性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知道了,我保证不会进你的书房!不动你的任何一件东西!”

    电话挂断,男人立马换了种语气:“你当我愿意来?还装模作样的,跟施舍给我多大的恩惠一样。”

    在屋子外面,能听到男人狠狠甩动衣服的声音,他表面上成熟、自信,内心其实隐藏着一个和外在完全不同的灵魂

    嘴里抱怨了几句,男人好像在屋内翻找起什么东西,他动作粗暴,柜门和抽屉被打开的声音不断在屋内响起。

    “那个房间被重新装修过,布局也和之前不同,应该没人能看出来,我还是再检查一遍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男人在屋内走动,他不知道自己无意间说的话已经被门外的陈歌听到。

    “这屋子里的某个房间被重新装修过?他为什么要在这个节骨眼上跑回来检查?”

    男人的行为举止太过反常,陈歌一开始跟踪这个男人只是觉得他有点奇怪,并没有往谋杀上联想,但是现在这个男人所说的每一句话,都在加重陈歌对他的怀疑。

    大概过去了几分钟,男人好像找齐了工具,又进入了另一个房间里。

    距离太远,陈歌在走廊上什么都听不到了。

    他记住了房间号,离开三号楼,绕到了大楼外面。

    猫腰躲在3004房窗户下面,陈歌朝屋内看去。

    男人手里提着一个工具箱,他看着卧室的那张床,脸色泛青,有点吓人。

    “这房间我一进来就觉得冷,都过去那么多年了,还是没办法彻底忘记。”

    在男人打量卧室中间那张床的时候,陈歌点开手机录像,悄悄拍下了卧室布局。

    这房间加装了很多隔板,所以看起来显得很拥挤。

    “没有书柜和桌子,床铺也和马颖视频里的不同,但是床的位置没有发生变化,趴在窗台这里,正好能看到床下。”

    房间里家具全部换了一遍,内部空间也因为加装隔板的原因出现变化,乍一看和视频里拍摄的完全是两个房间。

    可是他忽略了很重要的一个地方,那就是窗户。

    男人没有看过马颖的视频,只知道马颖拍下了这个房间,并不知道具体的内容。

    仅从房间布局和男人刚才说的话,陈歌有五成把握,这个刘娴娴爱慕的男人和马颖姐姐失踪有关。

    他摸着背包里的碎颅锤,有种蠢蠢欲动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不行,天还没黑,光天化日之下这么做,有点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现在已经到了上班的高峰期,小区里人很多,三号楼内也不断有人往外走。

    陈歌如果这时候伤了那个男人,对方肯定会大喊大叫,要是吸引来一大群人过来,那他真是有理也说不清了。

    “他在九江法医学院工作,昨夜校园里出了恶性事件,今天肯定有一大堆事情要做。他绝对不敢在家逗留太长时间,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出来,我到那时候再找机会下手。”

    陈歌拿出漫画册,想要和里面的鬼怪沟通了一下,但可能是因为白天的缘故,没有一个厉鬼回应他。

    “这么绝情?”

    最后还是闫大年帮了陈歌一把,亲自劝说其他三个鬼怪。

    看着努力的闫大年,陈歌觉得自己昨晚的鼓励很有成效,他从闫大年身上感受到了一丝的朝气,这是之前从未有过的。

    唤醒了赌徒、老周和英语老师后,陈歌将心中的计划告诉了他们,让他们“不小心”把那男人的钥匙弄到自己兜里来。

    三个厉鬼还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,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挑战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和陈歌料想的一样,男人从3004房间走出,他重新换上了自信的笑容,衣服没有一丝褶皱,皮鞋擦得锃亮。

    “准备动手。”

    可能是因为楼内光线比较强的缘故,三个厉鬼只能存在几十秒的时间,所以陈歌只有一次尝试的机会。

    在男人距离安全通道还有几米远时,陈歌将三个厉鬼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这边刚把厉鬼放出,还没反应过来,老周已经一拳砸在了白秋林脸上。

    “敢给我戴绿帽子!不要脸!”

    随后他和白秋林厮打在一起,跑出安全通道,直接撞向外面那个男人。

    “你俩别打了!”段月声嘶力竭,跑出去劝架。

    这场景出现的太突然,别说外面那个男人,连陈歌自己都懵了。

    三个厉鬼又拉又扯,那个男人被挤在墙边,双方吵的激烈,他也不敢说话,这时候还是赶紧走人比较好。

    大概用了十五秒的时间,白秋林一下挣脱老周的双手,跑回安全通道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一定要打死你!”

    老周和段月追在后面,三个厉鬼从出去到回来,前后只花费二十三秒的时间。

    陈歌看着自己手中的钥匙,有种特别不真实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这也太给力了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