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们的事业才刚刚起步,未来的艰难险阻绝不会少,还请诸位多多努力。”朱聿键勉励道。

    “王爷放心。”众人皆拱手施礼。

    “另外立刻发出命令,将李信召到宁波来,我另有任用。”朱聿键提醒道。

    看看众人都在思索着自己今后的工作,朱聿键笑道:“正事谈完了,大家回去再考虑工作问题吧,现在请大家见一位老朋友。”他说着对着后面的木兰卫一点头。

    那名木兰卫出去片刻,很快一个面容黑瘦身材矮小的男子迈步走了进来。孙承宗看清对方的容貌惊呼道:“袁崇焕。”

    孙承宗这句话,可是将众人都吓到了,他们早已接到朝廷邸报,说袁崇焕已经崇祯以谋逆大罪,斩首于菜市。如今看到一个活灵活现的袁崇焕,所有人都以为是鬼魂显灵了。

    朱聿键笑着上前道:“元素兄请坐,这些都是我王府重臣,其中许多也是老相识了。”

    他随后转头对着大家说道:“大家无须惊慌,这里根本没有什么鬼神,袁崇焕大人并未被斩,那是我用的移花接木之计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好手段,我就知道元素不会叛国,被屈杀实在可惜。没想到王爷竟然能够掉包,实在太好了。”孙承宗高兴的双掌连拍,袁崇焕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名将,彼此之间感情很好,他自然不愿意对方出了危险。

    宋献策笑道:“如今元素兄的家眷都已经搬到了宁波,元素兄也可以正式加入我八贤王府了。”

    朱聿键摆手道:“目前元素兄身份敏感,还不易过多暴露。我已经和元素兄谈过了,他先以袁自如的名字,加入我军官学校教学,等到外面事态平息了再做打算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思虑周全,这样也好。”孙承宗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袁崇焕对着众人笑着拱手道:“如今能与大家共事,袁某荣幸之至,今后有不到之处还请诸位海涵。”

    “袁督师客气了。”那些知道袁崇焕大名的士子们非常激动,这可是他们日思夜想的抗辽大英雄啊,今天居然能够亲眼见到,所以他们习惯上还是称呼袁督师,这样听起来比较亲切。

    了解这几个月的情况之后,又布置了今后的工作,朱聿键就让其他人都会去了,只让孙承宗和潘独鳌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太外父此去朝鲜困难实多,实在太过劳累了。”众人一走,朱聿键连忙对着孙承宗施礼道。

    孙承宗摇了摇头:“你这次能挽狂澜于既倒,以大军入辽东解了京师之围,也是件好事。这些年来我看得出,你做事很有分寸,大明中兴还要落在你的身上。我此去虽然无多建树,但必定为你守好摊子,就算不能尽灭建奴,至少不会吃亏的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太外父了。”朱聿键笑道:“如今朝鲜拥有两军两师,其中还有一个骑兵师,但只是刚搭起架子兵力并不算多,太外父不但要防守朝鲜,还需要坚固北海府、琉球府和海参崴。海外之地可以教给王之浪的水师,朝鲜边境有堡垒防线可以依托,最危险的就是海参崴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那里处于极北之地,建奴应该也不会太过关注。”孙承宗捋着胡子说道。

    朱聿键点点头:“的确如此,但是我们正在开发乌苏里江黑龙江流域的土地,早晚会与他们碰上的。另外我们要一直向西开拓土地,占据尽量多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恕我直言,这些地方似乎无多大用处。”孙承宗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确无用。”朱聿键微微一笑:“但是今后就不一定了,如果我们不取之,将来比受所害。我们要一直向西推进,同时要防止建奴和蒙古的破坏,另外还要警惕一种白皮肤金发蓝眼的人。这些人是俄罗斯的哥萨克骑兵,他们凶残好杀,从无什么道德观念。如果太外父见到这些人,必须立刻消灭不留后患,否则必然危及自身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样的蛮人?”孙承宗点头道:“我会记住的,如果发现立刻消灭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太外父了。”朱聿键笑着说道,他将孙承宗送走之后,将潘独鳌带到了书房中。

    能够被王爷单独接见,潘独鳌已经高兴的快要浑身发抖了,他感觉自己已经成了王府的核心成员,心中不禁暗自窃喜。“潘司长,你最近的工作可是很忙啊。”朱聿键笑着说道,他看得出来潘独鳌是个虚荣心非常强的人。

    这样的思想并无多大害处,这样的人无多大野心,只要对他时常有所关注,让他认为自己受到重视,再多给他一些工作,他会越来越有工作热情的。朱聿键一直以来就是这么做的,结果潘独鳌不但埋头努力工作,而且不会如历史上总与徐以显较劲那样做事,这对封地内的工作很有好处。

    听到朱聿键的关心,潘独鳌赶快施礼:“王爷过奖了,工作多一些没关系,这是臣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朱聿键坐在自己的位子上说道:“最近你可要辛苦了,我们有许多新工厂需要建造,你这个工商司可要忙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属下份内的事情,只是资金问题还需要财政司协调。”潘独鳌笑着回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没有问题,我叫你过来是打算让你将纺织厂扩大五倍的。”朱聿键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扩大五倍?”潘独鳌连忙阻止道:“王爷不可,苏、松二府的棉花根本不够我们扩大后的纺织厂使用,我看还是不要如此扩建才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明白的,河南越来越干旱,最近几年可能有更大的旱灾,我打算在那里全面推广种植棉花,粮食则由朝鲜和夷州岛供应,此外我们还能让北海府提供肉食。另外我计划在江西和南直隶大量买地推广优质水稻,粮食是不成问题的。”朱聿键解释道:“我给你的要求非常简单,全面收购江南种植的棉花,我们甚至将有棉籽的棉花以与无棉籽的棉花一样价格收购。你们要在棉花收获的第一时间就行动,甚至可以提前定价预购棉花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