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逸考虑到杨岌统领还有那五十个幸存的幽州守军都有伤,于是让他们和救回来的女子共同坐一匹马前行!

  而他和三百幽州突骑,就走在最后。

  幽州城的百姓,逃了百分之七十,韩家护着他们在昨晚走了。

  今天,在赵将军和那五十名已经战到缺胳膊少腿儿的无名战士的努力下,让杨岌统领带走了最强的两百士兵,使得又掩护出去了一千人,并成功关闭了南城门。

  一百五十战士的牺牲,为一千百姓逃命,赢得了时间。

  至于剩下的,已经和此刻黑暗中火光点点的幽州城,一起去了。

  杨逸骑着白马,站在山顶,看着远处的火光,看着自己生活了十三年的地方,有些心酸。

  “为什么不信我,为什么昨天不走?”

  杨逸能知道幽州必定会被攻破,是有原因的。首先他是穿越者,知道这段历史。另外,他对幽州大都督罗艺,持怀疑态度。

  按照正史,罗艺杀了一辈子的突厥,最后晚节不保要叛逃突厥。

  他先是投降大唐让燕云十八骑不满,失去燕云十八骑的罗艺,和苏定方打仗,输多胜少。最后李渊还是让他在幽州,因为唐朝没有异姓王的说法,就让他从北平王变成了幽州大都督。

  或许是不满,居然在贞观元年反唐,投奔突厥!

  可是,杨逸前世也看过一些文学作品,知道有可能因为出现穿越者,人物不按照历史出牌,所以一直持怀疑态度。

  杨逸虽然咸鱼,但是不是傻子,所以对罗艺这个人就很关注。

  果然,狠人李世民如期发动玄武门之变。

  消息一到幽州,他居然让拥有两万州兵的幽州,撤军去辽州,说东边有异动。

  这就完全是骗鬼了!

  现在,杨逸觉得,或许颉利可汗那么快就知道这个消息,有罗艺的功劳!

  这个情况,也就是杨逸这个有前世记忆的人知道,幽州百姓还蒙在鼓里。

  或许,远在长安的李世民也蒙在鼓里。

  “将军,走吧!”

  一名幽州突骑,见杨逸一直在山坡上看着已经变回火海的幽州,他知道杨逸舍不得,上来劝说道。

  只是,他的语气也很沙哑,哽咽。毕竟,他们对于幽州的感情,不比杨逸差。

  他们,可是中原第一支真正意义上的骑兵,幽州也是生他们养育他们的地方!

  “昨晚走了很多人,但是他们没有马,还有很多老弱病残需要照顾,一定很慢。”

  “派几个人快马加鞭去看看,距离我们多远。”杨逸对突骑战士道。

  “诺,将军!”

  驾!~

  杨逸见十名突骑,在黑夜中,骑着黑马,身着黑甲突然加速快马飞奔,心算是放了一半了。

  看着他们远去的方向,杨逸目光坚定,心中暗道:“温柔,幽雅,爷爷,一定要活着。”

  “我,就在你们身后。”

  呼!

  杨逸长叹一口气之后,看向长安的方向。

  他戴上了蚩尤面罩,继续前行,走在所有人的后面。

  这时候,杨岌看向后方那一个孤独的‘白马蚩尤’。

  他是谁?

  他到底是不是杨逸?

  像,身形像,声音更是非常的像。

  绝世猛将?

  好吃懒做,好逸恶劳?

  杨岌拼命摇了摇头,迫使自己完全不往这方面去想,可是就是要去想。

  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,这完全不搭边嘛!

  起初,他也以为是突骑显灵,是霍去病显灵,但仔细一想,绝对不是。

  一切的显灵,都是人为的。

  比如,隋朝南阳侯伍云昭被追杀的时候。朱灿就拔了庙里供奉的,因为是关羽副将,有‘天下第一衷心之人’称号的周仓雕像的衣服和大刀,冒充周仓打隋兵。

  一时间,还真把隋兵给吓住了。其实朱灿的武功,也就那样!

  杨岌肯定这个戴着蚩尤面具,骑白马,穿银甲,手持霍去病同款梅花枪的少年,或许是冒充的。

  戴个凶神恶煞的面具,原因很简单,就和韩温柔还有兰陵王高长恭一样,长得太好看,对手不会怕。

  男的好看?

  想了半天,有这容貌的男子,不还是那个好逸恶劳,懒惰成性,除了长得好看,一无是处的韩门赘婿嘛!

  “杨统领,你看什么?”

  “霍将军没想到真的显灵了。”

  杨岌一把拍在旁边的士兵头上:“什么显灵,冒充的。”

  “不过,他配得上这杆梅花枪!!!”

  驾!

  其实,杨逸没想着要冒充谁,也不想利用系统争名夺利,要是想的话,那就不用戴面具了。

  他只是,想做点什么。

  他还有十五天的寿命,只是想拿十四天的寿命出来,做一件对得起这身汉族血液的事儿!

  夜半子时,长安城皇宫,甘露殿。

  咚咚咚!~

  “陛下,陛下,陛下!”

  常侍大太监王升,急切的敲门,声音是又尖又大。这阵势,简直就是李世民不醒不罢休。

  龙榻上,李世民身着黄衫睡衣坐了起来,揉了揉眼睛,是非常的不爽。这时候,这大太监来打扰,这不是闹嘛!

  清醒了一会儿之后,他想到了一件事,天大的事。

  自从发动玄武门之变开始,他就让鸿胪寺(大唐外交部)把北方的眼睛擦亮点儿,有什么问题,随时来报。

  也不磨蹭,也没有让宫女来帮忙穿龙袍,自己穿上一身便装,立马就跟着王升往御书房而去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

  “鸿胪寺卿李道宗大人深夜入宫,非要见陛下。”

  李世民眉心一皱,看来他的预感没错,应该是北边出问题了。

  御书房里,亲王爵位为江夏王,曾经的儒将,现在专管大唐情报部门鸿胪寺的李道宗,早就在里面等候了。

  “臣,拜见陛下。”李道宗拱手道。

  “爱卿不必多礼,入座,是不是北边出问题了。”

  李道宗严谨道:“突厥集结兵马三十万,其中十万分别对朔州、云州、幽州发起攻击。”

  李世民一听,额头冒出冷汗,果然,他猜到了。

  “战况如何?”......

  (求鲜花、求评价、求书评、求一切,谢谢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