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完,那水果刀再次插在了毛老三某部位上。毛老三发出杀猪般的惨叫。

    这场景仿佛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一下子便劝退了十几个小混混。

    剩下的只有五六个。

    张倩看着那十几个小混混往反方向跑去,长长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不怕打架,但怕误伤父母。人少一个就少一分危险。

    毛老三一看自己人瞬间走了大半,又急又气,直接又吐出了一口血。

    “哎哟疼死我了,草,这帮没用的东西,哎哟!快给老子滚回来。特码的谁能给我搞死她,我就把这老大的位置传给你们!”

    他这话,让三四个跑的比较慢的混混顿了一下,似是有些心动。

    张倩心里一凉,暗叫不妙。

    这时,躺在地上嗷嗷乱叫着演戏的萧洒突然开口了。

    他重重咳了一声,放大嗓门道:

    “毛哥,您别叫了,谁都知道咱们这片儿被警察盯上了。做老大有什么用?而且您也得有命传位才行啊。您看这小丫头一脚就能把您踢出两米远,我们这些小角色还不被她一脚踹死。现在地盘没了好歹还有小命,跟这小丫头打一架,兄弟们搞得死的死残的残,有什么意义啊!?”

    这么说着,他看向毛老三被连续扎了两次的重点部位,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意思很明显,就是说毛哥你看你都废了就不要拉着我们下水了。

    他这,话糙理不糙。本来因为这翻话犹豫下来的三四个小混混直接提着刀一溜烟儿跑了。

    而另外五六个依然坚守阵地。

    张倩知道这几个人是不可能反水了。

    虽然并不知道萧洒为什么会帮自己说话,可对方到底是帮了自己大忙。

    她对着萧洒无声说了句谢谢,然后将插在毛老三身上的水果刀咻地一下拔出,蹲着的身子就地一滚,单身撑地跳起来。后将那刀准确无误地插进了其中一个不打算离开的混混大腿上。

    那人似是没注意张倩突然发难,看着扎在大腿上的水果刀,直接愣在那里,连痛呼都忘记。

    趁他发呆,张倩快步往前跑去,在离他一米处停了下来,伸出纤细的长腿,一脚将他踹翻在地。

    那人这才反应过来,啊的一声大叫,然后朝其他几个人大吼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,快上啊!等着被她打吗?”

    不过吼的有点晚了,就这点功夫,又一个人被踹倒。

    只是,张倩也被其余四个人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些人并不懂什么功夫,只靠着蛮力,如亡命之徒般拿着刀往张倩身上捅。

    到底是初学功夫。被四个人围着,张倩有些疲于应付。

    在第四次踹倒一个人后,有个小混混的刀从她肩头划过,白色雪纺衫撕拉一声便破了,鲜血顷刻间便在衣服上染出一朵花来。

    “倩倩……”原本就被吓的头晕眼花的罗明月看着这阵势,甚至软软地往后倒去。

    “倩倩……唉明月你醒醒啊!明月……”被女儿这陌生又凶残的一面惊的呆愣在那里的张建忠,此刻也彻底慌了神。一时间进退两难,不知该看护妻子,还是上前保护女儿。

    张倩原本就有些狼狈,这会听到父母撕心裂肺的叫声,一下子便分了神。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就这么一回头,第一个被踹翻在地、一直惨叫的混混突然跳了起来,拔出插在腿上的水果刀便朝她胸口刺去。

    一瞬间,张倩前后左右都是胡乱挥舞的刀子。

    出脚踹人已经来不及。

    这一刀是免不了的。

    她认命地往左侧倾身。

    牺牲左臂来保全其他位置。

    然而,预料之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。

    张倩只觉得周遭空气突然一凉,然后这条街上所有的人和物都似乎静止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原本近在咫尺的刀子依然在一寸之外,小混混们的表情凝固在了那里,手脚定格成一个诡异的姿势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黑影出现在了她身侧。那黑影将她整个人揽在怀里,腾空而起,跳出几个混混围成的圈子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一阵黑色的龙卷风平地而起,那几个小混混齐齐被风托起,在天上转了好几圈,然后重重落在地上。一股焦糊味瞬间弥漫在周边,杀猪般的惨叫声响彻整个街道。

    跟着惨叫声一起闯进耳朵的,还有一道淡淡的、如泉水叮咚般低沉悦耳的男声。

    “还好赶上了,真是个不省心的小东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