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] https://www.ikstxt.com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“放肆!实在放肆!这简直、这简直是对吾主的侮辱!”

    深夜,草原之神的教堂内,身为教会三位主教之一的科尔主教正在大发雷霆,不仅是他,眼前站着的牧师也一脸的义愤填膺。

    眼前这位牧师名叫兰斯,此刻才刚刚从安德鲁的伯爵府回来,准确点说,他是被安德鲁赶出来的。

    在发现了克利夫才是真正的背信者后,安德鲁果断做了决定,并在随后就让劳伦将克利夫拿下。

    在伯爵府的辉煌客厅。

    在兰斯这位草原教会的牧师面前。

    将克利夫五花大绑直接抓走!

    由于一切发生的实在太快,可怜的克利夫来不及求饶,甚至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就被按在了地上,而当他想要反抗却被扭断了胳膊并打断一条腿时,兰斯瞬间被吓的脸色惨白,腿一软当场坐在了地上,紧跟着就被扔出了伯爵府。

    然后就有了刚刚发生的一幕。

    当兰斯回到草原之神的教堂,并将这一切告诉给了科尔主教后,科尔主教瞬间明白了一切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老江湖,科尔主教哪里还能不明白安德鲁的意思,他之所以当着兰斯的面抓住克利夫,一方面是让草原教会死心,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向暗影教会表明态度。

    这也正是让科尔主教大发雷霆的原因。

    克利夫在暗影教会看来确实是背信者,可在他眼里却是信徒!而安德鲁竟然就这么将草原之神的信徒给抓了,还当着兰斯这位草原教会牧师的面,这分明就是不将草原之神和草原教会放在眼里!

    “安德鲁这是铁了心要站队暗影教会了。”

    怒目圆睁,科尔主教恶狠狠的说到。

    “主教大人,暗影教会一定是许给了安德鲁好处,否则他绝不敢如此大胆。”

    站在科尔面前,兰斯提醒到。

    “哼,我倒要看看暗影教会能给他什么!”

    阴冷的哼了一声,科尔反怒极而笑,他原本是打算拉拢安德鲁的,现在看来却完全没这个必要了,不过就算如此,安德鲁依旧还是他的目标。

    有资格成为主教,科尔的能力毋容置疑,所以虽然看似被激怒,实际上却并未被愤怒冲昏头脑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的知道,抛开安德鲁的所作所为不谈,其对暗影教会和暗影教区的重要性并没有改变,这种情况下如果没办法拉拢,那就只能对其打压,而只要能压住安德鲁,就等于压住了暗影教会和暗影教区。

    所以在沉思片刻后,科尔主教便开了口:“立刻去联系达克伯爵,他女儿不是也要参加狩猎季么,让安德鲁的所作所为告诉他,告诉他教会对此很不满意,他能明白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他口中提到的达克伯爵,正是草原教会背后的金主,也是女神之城的伯爵,同时他的女儿和儿子也和劳伦一样,要参加即将开始的狩猎季。

    科尔的想法很明确,安德鲁胆敢藐视草原之神,就必须要受到惩罚,但这个惩罚不会落在他身上,而是会落在他女儿身上!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重重点了点头,兰斯转身离开了教堂,很快坐上马车直奔达克的伯爵府而去。

    而等到兰斯离开以,科尔也动身离开了教堂,直接来到了暗影教区!

    克利夫已经被安德鲁抓了,那么很明显,此前安插在暗影教区,并且一直负责与克利夫街头的汉特也一定暴露了,而这两个人一旦暴露后会有什么下场,科尔不用想也知道,所以他才要去暗影教会,他要将两人要回来。

    这并不是他与这两人的关系有多好,实际上以科尔的身份,无论克利夫还是汉特都没资格见他,但这两个人终究是草原教会的信徒,若是放任不管,对草原教会的名声打击太大。

    当马车停在暗影教堂的门口时,时间已是深夜,大街上完全没有人,女神之城的所有人几乎都睡了,然而当科尔下了马车后,却发现暗影教堂的灯还领着,而当他走进教堂以后,就看到了正在跪在暗影之神壁画前祷告的巴顿!

    站在巴顿身后,科尔没有马上开口,而是等到他结束了祈祷,缓缓转起身后才说道:“巴顿,把人交给我,这件事就此作罢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是明白人,没必要磨磨唧唧,因此科尔没有丝毫废话。

    “你说谁?”

    然而听到这话的巴顿却笑了笑,显得很疑惑。

    “汉特和克利夫。”

    “抱歉,教区没有这两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巴顿!别跟我装糊涂!”

    见巴顿跟自己装糊涂,科尔怒喝到。

    可惜面对他的愤怒,巴顿却始终笑眯眯的:“我没骗你,教区已经没有这两个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科尔本来还想说些什么,但很快就反应过来,这顿时让他更加愤怒!

    “巴顿,你好大的胆子……竟然敢动吾主的信徒!”

    通过巴顿的话,科尔已经知道了两个人的下场,才刚刚被安德鲁抓住的克利夫或许还活着,但汉特肯定已经死了,这种结果让他愤怒不已,他没想到巴顿真的敢动草原之神的信徒。

    所以在说话间,科尔就举起了手中的权杖,师级别的魔力更是汹涌而出,其中甚至带有一丝神力!

    显然,信徒被杀让他真的动怒了!

    可此时巴顿脸上的笑容却丝毫不减,只见他缓缓将手掌张开,一块犹如阴影般的石头便悬浮在了半空。

    神器——阴影之眼!

    悬浮在半空,阴影之眼仿佛眨眼一般,瞬间散发出一道带着神力威能的黑色光芒,这光芒好似阴影,不但笼罩了科尔,更是将他散发的魔力全部驱散,唯有一丝神力在苦苦支撑,但即便如此,他也还是被强横的推到了教堂门口,推出了教堂!

    这之后巴顿就让阴影之眼收回,微笑着看向了已然被逼到教堂外的科尔。

    此时的科尔已是满头大汗,脸色更是惨白,这很正常,因为神器的威能不是人力能抵抗的,刚才如果不是科尔激发了草原之神赐予他的神力,恐怕早就吐血了。

    这也让他有些后悔,因为草原教会也有神器,但科尔由于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么严重,也没想到巴顿竟然如此强硬,所以没带来,这才吃了如此大亏。

    同时巴顿既然将神器拿了出来,科尔就知道自己肯定讨不到半点便宜,所以在平稳了气息后便看了巴顿一眼,不再说多余的废话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望向科尔离开的身影,巴顿脸上的笑容也逐渐消失,最终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看来暗影教会和草原教会,真的要发生异常大争端了……

    不过在一声叹息过后他便重新打起了精神,暗影教会想要真正崛起,与草原教会的争端将不可避免,谁让两个教会挨得太近了呢,所以唉声叹气是没用的,做好充足准备才是正道,而当务之急,就是彻底搞定安德鲁。

    暗影教会一旦和草原教会发生了矛盾,安德鲁的支持是必不可少的。

    说来也巧,当巴顿想到了安德鲁的时候,安德鲁父女其实也在讨论他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此时,身在伯爵府的安德鲁和劳伦并不知道暗影教堂发生的一切,但两人同样没有闲着。

    “父亲,已经处理好了。”

    来到安德鲁的书房,劳伦坐在了父亲身边,从此以后伯爵府就没有克利夫这个人了,以后没有,以前也没存在过。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安德鲁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咱们做的……是不是太过了……”

    见父亲没多说什么,劳伦犹豫再三,还是忍不住问到。

    当着草原教会牧师的面抓了克利夫,然后再处理掉,这让劳伦有些担心会不会招惹草原教会的不满?

    “傻孩子,形势已经变了……”

    看了女儿一眼,安德鲁微笑间摇了摇头,他当然能理解劳伦的担心,但正如其所说,形势已经变了。

    暗影之神的回归让教区的局势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现在他们已经不能像之前那般左右逢源了,否则触怒的将不单单是暗影教会,而是一位神明,这个代价之大没人能承受得起。

    所以安德鲁必须表明立场,哪怕为此会得罪另一个教会也在所不惜,否则汉特和克利夫就将成为他们父女的前车之鉴!

    在这一点上安德鲁别无选择,面对一位神明的注视,他只能低头。

    不过让他感到庆幸的是,自己终究不是普通人,他是女神之城响当当的大贵族,或许在神明面前这个身份不值一提,但至少暗影教会需要他,所以在随后他就冲着劳伦笑了笑:

    “别担心,暗影教会也同样需要咱们,既然咱们已经表明了态度,教会和吾主是不会亏待你我的。“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看了父亲一眼,劳伦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,两人已经没有其它退路可选,也只能相信暗影教会不会亏待他们了。

    “准备的怎么样了?要不了多久狩猎季就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不再去讨论克利夫的事情,安德鲁转而问起了狩猎季,这才是当务之急,因为用不了多久狩猎季就开始了。

    “都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提到这件事,劳伦立刻点头,紧跟着就问到:“父亲,巴顿还没透露口风吗?这次的狩猎季到底会出什么事,为什么所有人都如此紧张?”

    “快了,快了,我们很快就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!巴顿这个老狐狸简直就是吸血鬼!”

    提到巴顿,劳伦就气不打一处来,之前明明说好了会在狩猎季时帮助自己,结果却光张嘴不办事,别说拿出什么实质性的帮助了,连一点口风都没透露过,简直就是个老骗子!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说的对,巴顿是真正的老狐狸。”

    对于女儿的不满,安德鲁哈哈笑了起来,在他看来劳伦哪都好,就是太缺少经验。

    他们和巴顿之间的事情,哪里是随随便便就能搞定的,看起来好似巴顿一直让安德鲁出钱出力,安德鲁也每一次都有求必应,可两个老狐狸在予取予求的过程中有过多少次博弈却根本没人知道。

    但他却没多解释什么,因为这些事情靠解释说不清楚,要靠劳伦自己去体会才能懂。

    而事实证明安德鲁的确很不一般,他能成为女神之城的大贵族,能让两大教会用尽心机不是没有原因的,因为正如他所说,就在这之后的第二天,巴顿便亲自来到了伯爵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