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六被抽的眼冒金星,愣是没敢还嘴。

    萧野被长老叫去的事,早传出去了,姜涛他们几个心中大快。

    没想到不到一会儿功夫,萧野大模大样,又走出来了。

    王六没有背景,但这人心眼滑溜,寻思着萧野有后台,忍了下来。

    心道:“小子,你要到宗外面打?宗外打死人可是不犯法的。”

    他一溜小跑回到姜涛住处,把萧野原话添油加醋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好!姓萧的,宗外就宗外。你以为偷袭老子一回,就能和老子平起平坐?明日就是你的死期。”

    在江涛心里,一个炼体第五重武者,绝对没办法和炼体第七重武者相提并论,咬牙切齿骂了几句,旋即开始修炼。

    一夜无话,清晨来临。

    当太阳缓缓升起的时候,在火云宗宗门右边,一块巨大青石四周,已经站满了人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谁把消息放出去的,除了火云宗弟子以外,还有烈火宗,以及其他宗派一些弟子。

    听说有生死对决,都跑来看热闹。

    在距离大青石不远处的一座小山丘上,站着一对绝色女子。

    如果萧野在这里,一定会发现认识这两人。

    一个是萧家的萧萝,另一个是林雪儿。

    这两人都是烈火宗弟子,距离火云宗紧紧相隔一道山涧,得到信息,匆匆赶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萧野,真是天不怕地不怕,什么人都敢惹,这次要吃亏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林雪儿,她还存着一丝侥幸,希望自己的妹妹能拦住萧野,莫要答应这场对决!

    萧萝道:“我也是醉了,他一个炼体第四重的武者,怎么会招惹上这么大的势力?”

    两人焦急不说。

    有趣的是这场生死对决的主角,还在屋里呼呼大睡,然后被“啪啪”的敲门声砸醒了。

    “萧师兄,萧师兄,快开门……”

    林音儿是最后一个听到萧野和姜涛决斗消息的,差点没急死,找了半天,发现这个始作俑者,竟然还在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“林师弟,是你?”萧野揉揉迷迷瞪瞪的眼神,这神经,早把生死对决的事忘没影了。

    “萧师兄,你是不是和姜涛定了今天生死对决?”

    “啊!是啊,我靠,我把这事忘了。”

    萧野看看天色,恍然大悟,慌忙拎着宝剑向外冲去。

    “萧师兄,你等等我,我有话说……”

    林音儿喊完,抬头一看,萧野已经在数丈之外了,气的跺跺脚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火云宗那块大青石上,姜涛正在趾高气昂的咋呼。

    “混蛋萧野,给我滚出来,今天就是你的死期,敢跟我作对……”

    时间已经到了,萧野迟迟未来,姜涛觉得萧野怕了。

    下面的人,也是跟着起哄。

    “散了吧,散了吧,那小子不敢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一个炼体第五重的东西,怎么和姜涛师兄相提并论?”

    喧哗声一片。

    正这时候,看到火云宗门口,如飞奔出一人。

    林雪儿和萧萝看到萧野,鼻子差点气歪。

    这位神经大条到了什么程度?

    萧野起来的匆忙,边走边系口子,昨晚修炼的晚了,还没休息好,眼角睡意犹酣,一副没睡醒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江涛师兄,你早到了?”

    萧野来到青石下面,找到通道,不慌不忙爬了上去,和姜涛打了一个礼貌的招呼。

    这气人不?

    “小子,给我滚上来,三招之内,如果要不了你的小命,我姜涛碰死在石头上。”

    姜涛脑门铁青,青筋暴跳,疯了!

    他也不讲规矩了,萧野脚跟没站稳,一招珠落星河,剑光化作满天星斗向萧野罩去。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竟然是六品剑法《星河落日剑》?

    惊呼声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山丘上的林雪儿和萧萝也是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“完了,姜涛修为压他两重,剑法压他好几品,这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战斗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林雪儿暗叹一声。

    可是没办法,这种公然生死决赛,即便是本宗长老都不允许插手,外宗更不行。

    萧萝也是神色一暗。

    然而下一刻,两人的呼吸就凝滞住了。

    剑光如霜,铺天盖地下来,萧野刚好系完,最后一枚扣子,眼看着漫天剑雨,潇洒一笑,道:“一剑斩去,要了你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说着脚踏三才步,一个人刹那变成了三个。

    一人中宫欺入,两人诡异的出现在姜涛身后左右,三个人,三道剑光,炽烈的剑气,如同刚从火炉中扒出来,让空气都出现了些许扭曲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正面的萧野剑幕冲天而起,姜涛的星河落日崩溃,后面两个萧野的两道剑芒已然从姜涛体内掠动出来。

    轰的一声,萧野三道人影一起消失,丈外出现了另一道人影,身背玄铁利刃,不慌不忙的下了青石,揉揉眼睛,走了。

    “卧槽!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怎么不打了?”

    咕咚!

    那些带着疑问的声音,犹在回响,姜涛的死尸栽倒在地……

    天啊!

    怎么可能?

    这小子怎么是炼体第六重巅峰修为?

    土丘上。

    林雪儿和萧萝脑袋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“他竟然成长到了这样的高度么?”萧萝美眸绽放异彩。

    林雪儿满脸匪夷所思,心道:“他刚才施展的剑法是?那明明是我林家的烈焰剑法,怎么会达到那样的境界?”

    五品剑法的剑光,竟然让空气出现扭曲,这个几乎是天方夜然,然而,此时活生生的出现在眼前!

    火云宗,宗口的一块大石头后面,空气缓缓流动,孟非和焦云刚刚离去,到了修炼洞府,脸上的骇然还在。

    “火云宗的二品三才步,怎么会出现这种境界?”两人同时在心里问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萧野,你给我站住。”

    萧野杀完人,回到宗门口的时候,林音儿才气喘吁吁追了出来,看到萧野安然无事,怔怔问道:“没打?”

    “打了,刚打完,我要去睡觉了,你不许打扰我。”

    萧野匆匆回答了一句,扔下满脸呆逼的林音儿,回去睡觉了。

    一场生死决赛,就这么结束了,有的人正在赶来的路上,没赶上看热闹,但是听到了那神奇的一剑,眼珠子凸出框外。

    接下来两天是舒服的日子。

    这天早上,萧野刚起床,林音儿进来了,道:“萧师兄,我姐说让你出去一下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