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赃完毕,大吃二喝。

    萧野把乾坤进化鼎支架好,开始往乾坤鼎内放东西。

    这次东西太多。

    九头金睛狮、九头扑天雕的小脑袋、不老神泉,金身液,各种灵丹妙药……

    嗯啊!

    锅里肉还没炖烂,林雪儿和花凤还有梁燕已然流出口水,梁燕更是把小手伸进乾坤进化鼎开捞……

    少顷后,肉香溢满整座大殿,宝气莹然,五彩光华氤氲,色香味具已达到巅峰。

    “宋小青,把小炎和那两个杂毛鸟叫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老大!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小炎和九头扑天雕跟着宋小青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启禀老大,神鹏不见了。”宋小青说。

    “这货,怎么又跑出去了?千万别给我惹祸,九头鸟,你去把它找回来。”

    唏呖呖!

    九头鸟走出殿外,展翅没入云端……

    萧野杀起人来不眨眼,对待朋友,绝对一视同仁,和花凤他们等着。

    一等不来,二等也不来。

    杂毛大鹏没回来,就连九头扑天雕,都失去了音讯。

    奇怪啊!

    萧野隐隐有种不妙的感觉,想起小炎当时祸害别人的情景。

    可是这次不能啊?刚来时候,萧野已然告诉杂毛鸟和九头鸟,什么样的妖兽能吃,什么样的不能吃。

    说的清清楚楚,应该不会犯老错误吧?

    “它们不来,咱们开吃,给它们留点就行。”

    不能再炖。

    下面是异火,再炖宝肉灵血得被炼化,人兽加美女,一起开始大块朵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世界,远古的森林内。

    一头变异闪电雕落在枝头,用喙梳理着身上漂亮的羽毛,它的羽毛锦绣而斑斓,鲜艳且瑰丽。

    忽然,它大眼珠子一动。

    在它脚下的大树底下,一头庞大的神鸟,雄赳赳气昂昂走过。

    它五彩缤纷,翼羽靓丽,高傲的眼神中,透着我是老大的神色。

    远处,一头变异猎鹰,似乎没看到大树底下的五色大鹏,目光紧紧盯着树杈上的闪电雕,一个紧急俯冲来到闪电雕身前,锋利的喙直奔闪电雕眼睛啄去……

    呖呖呖!

    幼小的闪电雕惊慌失措,急急展翅高飞,试图摆脱突如其来的噩运。

    可是它的身体还幼小,不成熟,翅膀无力,没有变异猎鹰劲儿大,被猎鹰庞大的翅膀猛抽,翻身向地上落去。

    唏呖呖!(鹏爷来也。)

    就在这时,树下面的五色大鹏,一声怒吼,高亢而尖锐,音波纵击长空,闪移到了上空。

    呖呖呖!

    追捕闪电雕的苍鹰看势头不妙,猛扇双翼逃之夭夭……

    唧唧唧!

    闪电雕感激涕零,连连向五色神鹏道谢。

    唏呖呖!(小意思,你太幼小,又长得这么好看,需要守护者啊!)

    五色大鹏信誓旦旦,飞到幼小的闪电雕身旁,殷勤的给它梳理羽毛……

    远处,天空!

    一只庞大的九头怪鸟,展翅如垂云,目光犀利的盯着眼前的一切,一瞬不瞬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五色神鹏和闪电雕越来越熟悉,两只鸟并排走着,渐渐离开森林进了一个山谷,找到一个隐蔽的角落……

    “杂毛鸟,你竟然偷着泡妞?”

    天空的九头怪鸟大怒,目中有熊熊烈火燃烧。

    它看见,那只五色大鹏,竟然来到那只幼小的闪电雕背上,尾巴下沉,用力……

    “混蛋……”

    九头怪鸟再也无法忍耐,一声怒吼,扎到了地面。

    唏呖呖(啊?九头兄啊?你怎么来了,来来来,兄弟给你抓到一个俘虏……”

    五色大鹏回头就跑……

    “你这败类,竟然欺负弱小,犯下如此伤天害理大罪……”

    九头怪鸟义正言辞,说着说着……

    “可是这头小鸟真你尼玛很好看啊!”九头怪鸟扑了下去。

    唧唧唧!

    不一会儿,那头可怜的闪电雕惨叫起来……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九头怪鸟心满意足的离开了那头幼小的闪电雕身上,与那头五色神鹏相遇。

    “九头大哥,你不会把这件事告诉老大吧!”

    “不会不会,你看,前面那个家伙长得好看不好看?”

    “九头鸟兄,那是个公的啊,难道你还有这癖好?”五色神鹏鄙夷道。

    “卧槽!我看错了,你看看那只御风冰準长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大哥,那个也太小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怕什么,注意点力度就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吧,大哥,我扮演土匪的绝色,你扮演英雄……”

    五色大鹏目中精光四射,迈着四方步,去接近那个御风冰準……

    萧野的大殿之内,花凤她们吃的肚大腰圆,紧着回去炼化,都走了。

    萧野在大殿内来回走动,心中一直敲小鼓。

    不对啊!不对。

    这两货到底干什么去了?

    眼见日落西山,九头扑天雕和神鹏还没有回来,萧野难免心中担心。

    但是长翅膀的东西,你去哪里找?只能等待。

    一直到半夜,九头扑天雕和五色神鹏才回来。

    萧野一看,这两货精神饱满,气势昂扬,浑身羽毛发亮,霞光重重。

    心道:“原来这两伙去修炼了,害我白担心。”

    他松口气,把剩下的宝汤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谢谢老大,谢谢老大!咱们粉身碎骨,报答老大。”

    五色神鹏早就惦记着萧野仓库中的好东西,眼睛都直了,落下来一通狂吃。

    “喂喂!九头兄,快吃啊?”

    “吃你妹啊!”

    九头扑天雕看的直流口水,可是那里面有他么自己的肉啊,怎么吃?

    它气的转过脸不看。

    结果剩下的宝汤,全便宜了五色神鹏。

    两货吃完,找一个高枝落上去,睡觉去了……

    这样的日子一连数日。

    这一天早上,云海学院。

    小女孩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可馨。

    可馨养着一只可爱的闪电雕,羽毛靓丽,身形矫健,色彩斑斓、

    可馨每天都要给闪电雕抓些食物,自己忙的时候,让闪电雕自己到外面找食物。

    这一天早晨,闪电雕无精打采的飞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喂!雕儿。”可馨兴奋迎了过去,抱着闪电雕的脖子亲亲。

    “喂!雕儿,谁欺负你了?”

    闪电雕仍旧无精打采,浑身羽毛蓬松,炸了窝的母鸡一样,时不时把小脑袋藏进可馨怀里,似是有什么难言之事。

    不对啊!

    “我这闪电雕虽然是幼年,但是生性凶猛,一般飞禽都不是它的对手,怎么这两天无精打采?”

    可馨纳闷,让闪电雕在家里休息一天,第二天早上放飞出去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