姓名:萧野。

    魅力:1点。

    体质:凡人七品。

    职业:符师(二印)、炼丹师(五阶)。

    修为:轮海第一重(巅峰)。

    修炼功法:异火诀、登仙步,风雷步、龙元指、惊云剑法,烈焰剑法、火玉指、六翼幻翅、不落箭法……

    特殊:幽冥焚心焰(幼年);骷灵玄冰炎。

    武器:玄铁利刃、玄冰枪,破玄梭、暗罗刀、天地弓。

    仓库:灵药、灵石……

    积分:13000。

    幽静的客栈房间内。

    萧野意识在属性信息扫过,略有不满意。

    现在自己肉身力量强横,雷劫变能碾压轮海第九重高手。

    但是肉身力量有短板,不能远距离攻击,一旦碰到修为比自己高的武者,远距离还是要吃亏。

    而他现在的修为处于轮海境第一重巅峰,怎么样才能突破轮海境界第二重呢?

    萧野想了又想,心神一动,乾坤进化鼎立刻飞出体外,嘿嘿笑道:“前辈,请问有没有丹药能让轮海境武者在短时间内突破一个境界?”

    “多的去了。”玄后鄙夷道:“不过,那需要强悍肉身,每一次强行突破都是对肉身的挑战,如果你的肉身无法容得下丹药带来的爆炸力,非但无法提升修为,反而肉身碎裂而亡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……”玄后沉默一会儿好像想起什么,道:“不过以你的肉身,应该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请问前辈,有那几种丹药?”

    “轮海境进阶丹药,就我知道的有紫灵丹、墨翼丹、离火丹,这些丹药虽然属于二阶丹药,但是炼制材料稀缺无比,恐怕你找不到。”

    玄后说出来一大堆材料,说的萧野目瞪口呆,那种材料的偏僻程度,连他都没听说过,不由得咧了咧嘴。

    看来凭借巧力突破到轮海境二重,可能性不大,当下不再言语,闷头苦坐开始修炼。

    时间就在萧野苦修中度过,转眼就是三天。

    这天早晨,柳若曦如约而至,和萧野出了客栈直奔紫云城南边,不久进入一片连绵不绝的山脉。

    元灵窟开启的消息早就传出去了。

    不是今天,早在前几天就有无数武者把这里当家,日夜守候在这里,所以,当萧野他们来的时候已人满为患。

    在一个高大数百丈的山壁面前,黑压压的全是人群。

    “喂!快看,这不是若曦仙子么?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想不到连飞花楼的楼主都来了,看来这次想得到元灵有点困难啊。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,听说那元灵窟内元灵多的去了,我们又不和他们抢。”

    萧野他们的到来,立刻引起一片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看来柳若曦的芳名已然家喻户晓,两人还没站稳,已然迎接来无数道异样的目光。

    那种眼神中荡漾着贪婪和热切,恨不得把柳若曦吃了,这女人长得太美丽了。

    众人在看柳若曦的同时,余光免不了落在萧野身上,可是萧野能感觉到,在那些目光中,全他么是羡慕嫉妒恨。

    “老子招谁惹谁了?”

    萧野腹黑的同时,忽然天空风雷升起……

    “啊?快看,这是风雷阁的阁主吕伟么?”

    “好家伙,这次吕伟下了血本,竟然把风雷阁的风雷扇也带来了?”

    萧野看去,天边一道霞光飞舞,瞬息就到了他们头顶上空,在萧野他们上空出现了一把扇子,扇子上站着十几个人。

    前面一个中年人,背负双手,衣袂在风中猎猎飞舞,杀气滔天,在他旁边,站着一个小青年,脸色略有萎靡,左手抱着右臂,那右臂似乎负过伤还没好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冤家路窄啊?”萧野皱皱眉,目光横扫。

    姓名:吕伟。

    性别:男。

    修为:破碎一重。

    体质:暗雷体。

    姓名:吕鸣。

    性别:男。

    修为:轮海第四重。

    体质暗雷体。

    中年人柳若曦给萧野介绍过,风雷阁的阁主,而他旁边这个小青年,正是吕鸣,这个吕鸣,乃是风雷阁的少阁主。

    让萧野蛋疼的是,这个吕鸣被自己废了之后,非但没有跌落修为,反而提升一个境界。

    这父子两人有为而来,还在空中,那种鹰隼般的目光已然锁定萧野。

    而萧野则是完全人畜无害的样子,把两人目光直接忽略过去,眼睛一眨不眨盯着十几人脚下的扇子。

    柳若曦给萧野介绍过,这玩意儿可是风雷阁的镇阁之宝,叫做风雷扇,属于玄兵中的极品,随便挥动可让风雷席卷天地。

    萧野寻思着,如果进化一下,恐怕能达到玄宝级别,自己拿着这么个玩意儿行走,那是何等牛逼。

    他这里不怀好意,吕伟父子两个已然到了众人头顶,手中掐诀,宝扇立刻缩小,众人飘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若曦,你父亲没来?”

    吕伟落在地上轻飘飘跨出一步,带着吕鸣来到柳若曦面前,彬彬有礼和若曦说话。

    “参见伯父,家父闭关未出,暂时由我来执掌飞花楼。“柳若曦含笑弯腰,轻轻一礼,宛如一个美丽的蝴蝶忽闪了下翅膀,芳香而娇媚。

    两人搭讪,另一边差点动起手来。

    “萧野,你个畜生,竟敢废我手臂,今日就是你的葬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吕鸣看到萧野,眼珠子都红了,瞳孔中全是血丝,破口大骂。掌心翻开,一道霞光直奔萧野砍来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霞光所过之处,空气荡起剧烈涟漪,然后慌张从中间分开,在空中出现一道触目惊心的沟壑。

    显然,这把宝剑是玄兵,而且最次也是上品玄兵,剑芒随着剑光暴涨,闪念剑就来到萧野心口。

    “雷霆体。”对于这种宝物,萧野也不敢怠慢,刹那间浑身遍布雷霆,一拳砸出,耀目的雷霆在拳头汇聚。

    噗!叮!

    一拳,吕鸣剑芒崩溃,宝剑磕飞出去。

    嘘嘘嘘!

    四下响起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。

    来抢夺元灵的不乏高手,众人都看出,吕鸣手中这把宝剑不凡,而萧野竟然用柔拳硬撼玄兵?

    “这小子是谁?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,没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看样子他把吕鸣得罪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小子要倒霉,敢得罪三阶炼丹师?”

    围观的武者,有不少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