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后嫣然一笑,仿佛整个春天鲜花绽放,素手探出轻轻一握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她这轻描淡写的一握,以素手五指为起点,空气中延伸出一条条裂缝,快速交织成一片大网,连带那两个破碎强者一起网络进去。

    喀喀喀!

    大网收紧,两个破碎境界强者在惊骇中化作粉身碎骨,神魂俱灭。

    太尼玛恐怖,这世界就像一块玻璃,玻璃种凝固着好多人,突然出来一个力大无穷的人,用手一捏,玻璃成了片片碎渣。

    嘘嘘嘘!

    所有人张大嘴巴,直勾勾盯着玄后,直到南宫豹偷着逃出去这才把众人惊醒。

    “南宫豹带着人跑了。”不知是谁喊了一声,詹云邪才清醒过来,几步向萧野跑来,开口问道:“萧野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萧野扭了扭胳膊,那一掌劈的他差点口吐鲜血,不过凭借着恐怖的修复力,已然没什么大碍。

    “好!记得我说过的话,假如有那么一天,我希望火云宗能再次出现,出现在你的手中!”

    詹云邪对萧野点点头,旋即大声开口:“诸位,我要在这里宣布一个重要消息,在这之前,你们最好把今天的事都忘掉,由于某种原因,火云宗就此解散,我希望有朝一日,你们能再汇聚在这里,成为火云宗弟子……”

    詹云邪简单把事情说了一遍,说的含含糊糊,就连萧野都没听明白,然后把火云宗强行解散。

    火云宗弟子全部赶下山,只留下那些精英弟子和长老,藏进了火云窟。

    而萧野,则是和周铭她们下了火云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岁月蹉跎,江湖险恶。

    萧野没料到会是这个结果。

    原本他在杀死萧鼎之后还在犹豫要不要离开火云宗,没想到最终还是离开了,而且以火云宗的灭亡告终。

    “那逼迫火云宗灭亡的到底是什么力量?”萧野百思不得其解,看詹云邪和一干长老的表情,似乎对那股力量谈之变色。

    可见那种力量非常残暴和野蛮。

    下了火云山,萧野问三人后面的打算。

    琴言道:“我当然是回琴家,不如这样,你们三人跟我回琴家吧,如今的琴家正是用人之际。”

    萧野道:“不然让他们两人去吧,我还有点事要办!”

    四人商量半天,最后萧野孤家寡人走人,周铭和罗峰无处可去,跟着琴言去了火云城。

    萧野沿着山路一直往南。

    当初孟非告诉他,不久后海蜃之地要开启,准备让萧野和瑶婵她们去海蜃之地碰碰运气。

    现在火云宗陡生异变,瑶婵她们跟着詹云邪去了,以后不知道怎么样,显然这个计划泡汤了。

    不过萧野打算单枪匹马去海蜃之地看看,他需要的是磨练,唯有磨练,才能一步步踏上至尊巅峰!

    一念及此,萧野心凶陡然开阔,仰天长啸,腾空而起,直奔南方驰去。

    就在萧野没入深山的刹那,两声长啸遥遥升起,在萧野他们四人原来站立的地方出现了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哈哈!林洛。”

    “哼!南宫宗主,想不到你也是这么的不甘心啊!”

    来人正是林家家族族长林洛,也就是林声的老爹。

    另一个是烈火宗宗主南宫豹。

    有一点萧野没想到。

    在烈火宗宣布解散之后,那些宗门弟子被赶下山去,被烈火宗的南宫豹拦住了,然后逼迫那些人加入了烈火宗,成了别人的附属物。

    这还不算,杀子之仇不共戴天。

    南宫豹在安排好宗内事项之后,带着杀机追踪而来。

    还有那林洛,得知萧野被赶出火云宗之后,马不停蹄杀了过来。

    至于曾经出现过的玄后,南宫豹出现了一个错觉,他把玄后当作是火云宗的杀手锏了,觉得一个轮海境界的小子,如何能掌控破碎境界强者?

    他把玄后也当作是破碎境界了。

    正是这两个错误,让他送了小命!

    两人在萧野他们分手的地方相遇,沿着萧野的道路追杀下去。

    萧野是二印符师,精神力庞大远出两人所料,奔出去百里之后立刻发现情况有点不对,与此同时系统提示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叮!恭喜宿主,发现跟踪者。”

    姓名:林洛。

    性别:男。

    修为:道宫第二重。

    姓名:南宫豹。

    性别:男。

    修为:道宫第七重。

    “该来的还是来了,不过,你们知道是来送死的么?”

    这则信息,让萧野反而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只要把这两人击杀,就能减少对火云宗的威胁。

    非但没有加速,萧野行至荒山深处,突然停止飞行,敛去速度,摒住呼吸,藏在了一块大石头后面,静静等待两人光临。

    少卿后,劲风破空呼啸而至,南宫豹和林洛出现在萧野消失的地方。

    林洛眉头一皱,道:“奇怪,这小子的气息好像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没想到这小子出身一般,却是浑身宝物,看来命中注定,我们要发财。”

    南宫豹阴险的看了看林洛。

    两人其实早就暗通款曲,火云宗的灭亡有一半是因为二人身后那股势力存在,而另一半就是出于这两人捣鬼。

    “南宫宗主,要不要我把他逼出来?”林洛讨好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!我知林族长手段高绝,拭目以待呢。”

    “南宫宗主稍候。”

    “裂山拳。”林洛矮身,塌腰,一拳狠狠砸在地上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刚猛的道力浸入大地瞬间在大地蔓延开来,以林洛为中心,一圈圈的爆炸涟漪疯狂向四周扩散。

    眨眼间,百丈之内成了一个风暴区。

    萧野所呆的地方也不例外,大地突然炸开,尘土飞扬,弄了萧野满身满脸,身前的石头轰然破碎,露出了身形。

    “两位,别来无恙?”

    本来还打算装个逼的萧野看到装不成了,起身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兔崽子,你怎么不跑了?”林洛一声怒吼。

    恨啊!自己的两个儿子都死在萧野手中。

    问题是那把镇族宝刀,现在落在萧野手里,必须收回。

    “姓林的,你叫林洛是吧?我问你一句,你们家族的林仙儿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(本章完)